用户需求、市场经济和区块链

kejichengshi.jpeg

根据美国伯克利大学经济学家德隆(Bradford DeLong)的研究,在人类历史上,从旧石器时代到公元2000年的250万年间,人类花了99.4%的时间,即到15000年前,世界人均GDP达到了90国际元(这是按照1990年国际购买力核定的一个财富度量单位)。然后,又花了0.59%的时间,到公元1750年,世界人均GDP达到180国际元。从1750年开始,到2000年,即在0.01%的时间内,世界的人均GDP增加了37倍,达到6600国际元。换句话说,人类97%的财富,是在过去250年——也就是0.01%的时间里——创造的。

把德隆的研究画成曲线图,可以看到,从250万年前至今,在99.99%的时间里,世界人均GDP基本没什么变化,但在过去的250年中,突然有了一个几乎是垂直上升的增长。世界最主要的发达国家也是如此,无论是所谓的西欧衍生国,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还是西欧国家本身,包括英国、法国、德国等12个国家,还是后起的日本,经济增长都主要发生在过去一二百年的时间里。

 

仅仅数字还不能说明所有问题。想象一下,我们的祖辈,也就是在一百多年前的普通的中国人,能够消费的东西,和古代秦汉隋唐时期没多少区别,甚至还不如宋代。在欧洲也一样,一个普通英国人在1800年时能消费的东西,古罗马人都能享受到,甚至罗马人比他们享受得更多。而我们今天能消费的东西,是过去的100年前的人无法想象的。

有人测算过,按照零售商库存记录的商品种类计算,在250年前,人们能够消费的商品种类大致是10的二次方——也就是上百种而已。而现在,我们能消费的产品种类是10的八次方以上,有上亿种。

为什么人类的奇迹在过去的250年里出现,而中国的经济增长只是在过去的30年里出现?是不是人变得比原来更聪明了,比过去的人智慧更高了?当然不是。人类的智商、智慧,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没有太大的进步。今天的中国人再聪明,我相信没有几个能超过孔子、孟子、老子。在西方也一样,人类的智慧在过去两三千年内没有太大的变化。

难道是资源变多了?也不是。人类的资源不仅没有变多,相反,与土地相联系的自然资源还在慢慢减少。那是什么发生了变化?两点发生了变化,一个是人类利用资源的方式、一个是人类利用资源的效率;首先,人类对物理的认知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也就意味着人类可以更有效率的利用资源,然后,就是人类实行了一种新的经济制度,市场经济,在这个经济制度下,人类的生产是严格按照需求进行的,也就是人类需要100万吨牛奶,那么人类生产的牛奶也就在80-120万吨之间,不会浪费生产力。按照需求的生产方式又影响了科学的发展,理论科学更加迅速的转化为应用科学,又促使了生产能力的进步。西方国家在200多年前开始实行市场经济,所以在200多年前开始起飞。中国在30年前开始走向市场经济,所以中国在过去的30年里,发生了巨大的飞跃。

 

一、市场经济是人类近现代进步的最大推手

市场经济为什么能创造巨大的财富?经济学的鼻祖亚当·斯密在他的《国富论》里指出,市场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将每个人的“利己之心”转换为“利人之行”;也就是说,在市场经济中,一个人只有为他人创造价值,才能获得自己的利益。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奇妙。

为什么呢?在市场经济中,每个人都处在社会分工体系的链条中,为交换而生产;一个人对社会的贡献有多大以及他能分享多少,是由别人说了算而不由他自己说了算。在市场上,任何人不为别人创造价值,就不可能获得收入。所以你必须努力为他人创造价值。价格提供了一个信号,什么东西有价值,什么东西没有价值,要在市场上考验。比如,你说这个东西非常重要,但如果没有消费者为你出钱,就证明这个东西没有价值。而且,没有人愿意付出的价格,超出你为他服务的价值。当两个企业竞争,我们说某一个企业更有优势的时候,意味着这个企业能为消费者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即消费者剩余。企业之间的竞争,是创造剩余价值的竞争。

为什么说这些呢?市场经济对于人类社会的贡献是巨大的,也在经济的每个层面都深入的影响了人的行为,而对于用户需求的研究就源于市场经济中看不见的手。简单来说,用户需求研究中最基础的一点就是,不管商业模型如何,只有产品为用户创造了价值,用户才会为产品创造价值。举个例子来说,UGC平台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模式,Youtube、优酷等视频分享平台刚刚出现的时候,平台为用户创造的价值就是让用户将自己的内容分享给更多的人观看,从而获取知名度、满足感和实质收益等,在此过程中,平台积累了内容从而吸引了更多用户,通过广告等商业模式进行变现之后再分成给视频制作者,这种模式现在在内容平台上非常普遍了,这就是说,只要制作的内容对受众产生了价值,不管这个价值是information还是killing time,受众才会买帐,才会给制作者产生价值;而同样的,只有内容平台对内容制作者产生了价值,内容制作者才会对平台也产生价值,这个价值是不相等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不断趋于相等。

二、用户需求研究是市场经济的基础

市场经济中,人不断为了交换而进行生产,而生产什么,生产多少,就成为了生产者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我们把这个问题叫做“生产均衡问题”;经济学认为,产品价格是调节生产均衡的手段,而直接通过产品价格调节,产生了很大的滞后性。在17世纪的英格兰,羊毛价格很高,于是大家纷纷减少农田,养羊来薅羊毛,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当羊毛大量产出的时候呢,其价格降低,市场上闲置的羊毛就必须大降价出售,很多人就会亏本,随着资本主义发展,到最后资本家会拒绝降价,哪怕要将产品全部倒到海里,也要维持价格,这就会导致经济危机。

在这里稍微回顾一下美国经济危机的历史,经济危机是经济发展过程中周期爆发的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也是经济周期中的决定性阶段。美国自1783年取得了对英国殖民者的独立战争胜利后,先后分别于1825年、1837年、1847年、1857年、1866年、1873年、1882年、1890年、1900年、1907年、1920-21年、1929-33年、1937-38年、1948-49年、1957-58年、1969-70年、1974-75年、1980-82年、1990-91年、2007-12年多次发生过经济危机。重点说下1857年的经济危机,这次经济危机,主要是由铁路造成的,西进时代,美国大量铺设铁路,对于铁轨的需求空前旺盛,促进了冶金业的大发展,然而,再长的铁路也有铺完的一天,当市场对于铁轨的需求放缓时,价格的反应不是即时的,而生产者的反应也不是即时的,这就造成了铁轨还在大量生产,而市场却不需要的情况,从而爆发了经济危机。

 

为什么我会单说这次经济危机呢?因为这次之后的主要经济危机,往往都涉及到金融业的大崩溃,这就引出了人们为了应对经济危机而创造的东西:金融产业。金融,是市场经济初期的用户需求研究的主要形式,其作用就是预测市场需要什么样的产品,需要多少。1857年经济危机过后,人们意识到了价格对于市场需求反馈的非即时性,于是,人们希望通过某种形式来对市场需求进行预测,这就是证券的诞生。

就像民主政体将政治的发展方向的决定权从少数转为多数,从而确保了政府的廉洁和政策符合大部利益一样,证券的形式,将生产者生产什么、生产多少的问题,从生产企业的负责人手里,拿到了社会上,让多数人来决定,而不是少数人来决定,这就在决策的效率上有了极大的提升。比如说,东印度公司想从中国进口大量珐琅制品,先把这个消息放出去,然后发现伦敦证券交易市场上大量股东抛售东印度股票而没人买,股价下跌,这时候公司就知道,市场不想要这个。

然而,金融业的进步,并没有杜绝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反而更加频繁的出现了,为什么呢?这就涉及到了一个人类社会的根本概念:价值传递。从古代的以物易物,到现在的货币、电子货币、证券、股票等,无一不代表着一种被大部分人公认的价值的一种传递,而价值的传递中,人的主观因素一直起着相当主要的作用。以物易物的时代,人用一斤粮食换一两肉,代表着这两个交易的参与者同时认定了一斤粮食和一两肉的价值,而如果这两个人生活在一个粮食很多,牲畜很少的地方,那么一斤粮食也许就换不到一两肉了;在金融时代,则是大规模的人类社会共同认定商品的价值,举个例子来说,在16世纪,贵族流行戴郁金香,于是郁金香的价格开始上涨,为了投资郁金香,发售了郁金香股票,涨得越来越厉害,以至于一个郁金香根茎的价格,可以在阿姆斯特丹最好地段换一个房子,当然,后面就发生了我们所熟知的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经济泡沫的破碎:“郁金香危机”。这就说明,不管是两个人来认定小规模交换的商品价值,还是举国甚至全人类来认定商品价值,都存在着被“贪婪”的人性信息不对等这两个因素所影响的风险。

为了解决信息不对等所导致的市场经济无法自我调节的问题,在现代企业中,新项目往往要做可行性的研究,也就是综合成本和综合产出的研究,其中的重要部分就是用户需求的研究,在这里,用户需求是指产品或服务给用户提供的价值,所以,用户需求的研究基本可以等同于产品产出的研究;就像现代社会其他所有价值一样,这种价值需要为全社会所公认。用户需求调研通过数据,对于人群需要什么东西,认为这东西价值如何给出初步的结论,本质上,是将证券的作用进行了扩大化处理,将生产均衡问题从有钱买证券的部分有产者,挪到了更加广泛的社会大数据中去解决。然而,对于生产均衡的确定,一直是从小范围研究挪到大范围研究的发展,其本质都是 “人对于市场需要什么、需要多少的问题的研究”,所以这个问题的根本矛盾,也就一直得不到解决。

用户需求研究,本来是互联网企业的一个重要概念,我这里把它扩大到了一个新的层面,只是为了说明,从1603年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发行股票,到2017年我们天天召开的用户需求调研,都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人在研究在市场经济下的生产均衡问题,而其研究的方式方法再变化多端,研究的依据都是数据和人,也就是说400多年来,市场经济的底层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发展。

三、区块链如何将市场经济带入新时代

然而,今年来出现的区块链技术,从根本上变革了现有市场的本质,将会彻底变革人类的价值传导规则。一方面,在现代社会,生产均衡问题的复杂程度,牵扯面之广,已经不是人类的协作所能处理的了。另一方面,现代社会的信用危机频频爆发,将逐渐带来人所控制的资本主义经济的崩溃,几年前的次级信贷危机就是明证。生产均衡问题的根本矛盾:市场调节的即时性的需求与信息传递的不及时性和不能保证其真实性的矛盾,逐渐突出。随着人类生产大步埋入人工智能时代,市场经济必将在根本上进行变革,采用绝对真实、绝对实时的生产均衡,最大程度的解放生产力。而这变革的基础,就是区块链技术。

首先,介绍一下区块链是什么:区块链(blockchain)顾名思义,是很多个区块(block)所组成的链条(chain),而每一个区块,现在在bitcoin的机制中,就是通过所谓的 proof of work 来标记的一种价值。马克思说“价值是异化的人类劳动”,也就是说每一个商品要具有价值,都是有直接或者间接的人类劳动在里面的,区块链的“工作量证明”,就是这种劳动的表达。

“工作量证明”标示了构成整个区块链的努力的一部分,举例子来说,波音公司生产一架飞机,需要全球化的协作,A公司生产了引擎,B公司生产了窗户,C公司生产了机身,D公司负责组装,E公司负责运输······这许多参与的公司,都会通过其工作产生工作量的证明,每个工作量证明中,又记录了在整个生产流程中所产生的所有价值传递,这种价值传递的记录是链式的,比如,B公司完成了窗户后,交付E公司运输,E公司交付D公司,那么在这个流程中,D公司付给B公司100,D公司付给E公司50,波音公司付给D公司200,这些价值传递的信息全部通过链条广播,记录在每一个区块链之中。

通过上面的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区块链本质是一个广播的公共账本,那么他和一般的线上协同记账又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就在于,线上的协同记账也是人来记,而区块链整体不需要人的参与,人也无法参与,它的记账还是不可逆的,人无法修改,这样就通过一种机械的不可逆的行为进行了价值的表达和价值的传递。杜绝了人的因素对于经济活动的不良印象,也就解决了市场调节真实性的需求与信息传递的不能保证其真实性的矛盾。

同时,在信息时代,通信的速度还在不断的提升,如果通信过程中不需要人的确认,不需要人的参与,那么全球整体的通信速度将会以毫秒计,那就解决了市场调节的即时性的需求与信息传递的不及时性的矛盾。

通过信息时代的区块链来链接市场信息和生产均衡,人类的生产效率将空前提升。

 

四、然而要警戒

在探索区块链应用的过程中,我们还需警戒,技术真的有这么美好么?如果区块链代码的安全遭到破坏,人类又如何应对?早在1950年,人类刚刚开始认识到人工智能的可能性时,阿西莫夫就提出了“机器人三大定律”。我们应该以此为鉴,居安而思危,在设计区块链时就要考虑其失效的应对方案,才能免于被技术反噬。

 

 

 

分享该内容

PinIt
submit to reddit

说点什么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提醒
avatar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