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星战争》第一章 归来

1.jpeg

猎户座 σ Ori – 恒远星 联合纪元 3067年4月9日 0904

阿•雷达尔上尉 太空军驻殖民部舰队特遣队
Captain Ar•Ledar of UNSF MOI Joint Fleet

随着太空电梯从恒远星的大气层下降,阿·雷达尔身上的各种设备突然发出统一的一声悦耳的脆响,雷达尔长舒了一口气,在未知外层空间漫游了一年零五天后,这是他第一次联入殖民地民用网络。各种有关于他的社交网络的民用信件信息不断涌入他的大脑植入助理芯片并进入缓冲区等待处理,雷达尔设置了过滤选项,忽略了所有新闻和社交网络信息,在蛮荒的外层空间独处了这么久之后,他觉得他得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恢复他的社交能力,况且,这大量的信息妨碍了他处理这次任务的简报,无尽希望号与空间站对接半小时之后那该死的人工智能盖尔才把他从冰冻中唤醒,到现在也不过两个小时时间,而恒远星殖民当局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向殖民部探索司进行简报的视频连接,他最好快点准备好这次任务的报告,不然待会恐怕会手忙脚乱了。

说实话这次无尽希望号的探索可以说是毫无结果。在整个探索过程中雷达尔只有五十四天是处于清醒的工作状态,其他的时间无尽希望号都在舰载人工智能盖尔的操作下进行自动探索,对于太空探索来说这并不是好事,因为只有当探索AI发现了有价值的不明物体的时候,才会从冰冻仓中唤醒驾驶员进行操作,而驾驶员清醒的时间越长,也就说明这次旅程的结果越丰厚。但是不断的进入冰冻状态然后再解冻,无疑会对驾驶员的身体造成很大损害,这也是为什么太空军人员视探索驾驶员这个职务为地狱,不愿应征的原因。

另一个让人不愿意加入殖民部探索舰队的原因是,由于探索船舰的高失踪率和人工智能昂贵的造价,探索船舰上的人工智能是所有舰载AI中最差的,而对一个飞船驾驶员来说,人工智能相当于他的左右手,有时候还会是他的脑子,甚至会在关键时刻决定他的生死,所以,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探索飞行驾驶员是整个舰队中最辛苦,最危险的工作了。

而就是这一谁也不愿意做的工作,二十九岁的雷达尔已经干了七年了,没人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刚从雷镜星太空军学院毕业的空军上尉会放弃加入火鸟六部战斗巡逻中队的机会,将飞黄腾达的前程拱手送人,而主动申请加入殖民部探索舰队,包括他的父母和恋人。当听说他做出这一决定之后,做了一辈子战斗英雄的老雷达尔勃然大怒,父子大吵了一架,至今两人见面互不搭理,而雷达尔的母亲莎尔,虽然表面上说对儿子的决定很支持,但是因为儿子的自弃前程和她的朋友们对她的同情,她已经不知道偷偷地流过多少次泪了。至于雷达尔从高中就和他在一起的女友,在跟他吵过许多次之后,也最终和他黯然分手了。好在在探索舰队少有的几次假期中,雷达尔在绿原星的一家夜店认识了一个叫做苏珊的女孩,她不漂亮,但是很温柔,最重要的是,她不嫌弃雷达尔的职业,肯忍受他多年连续的出差,有几次,雷达尔甚至差一点向她求婚,可是想到自己高危险性的工作和常不能陪在家人身边的苦处,他便不忍心让苏珊嫁给自己。现在,随着常年远离社交社会的生活,雷达尔对社会的唯一眷恋,除了对他工作的热爱,也就只有苏珊了。

但是目前连苏珊发给他的信息也只能先放在一边,雷达尔必须集中精力将这次探索中收集的星系信息汇集成为视频和文字资料,以便呈交殖民部,在这次探索中,有一颗行星特别吸引了雷达尔的注意。这颗位于船尾座ρ静乾星系的50869编号行星不管是在质量上,还是与恒星的距离上都与地球很相似,但是静乾星系的恒心是双子超新星,也就是说它们放射的能量是正在快速衰老的太阳的几百倍,这有可能会让这颗行星的地表温度非常高,但如果50869号行星有独特的大气层的话,这颗行星仍然有可能有水甚至其他生命的存在,但是盖尔这个笨蛋竟然没有叫醒他,而直接把这颗行星标注为类土行星,以至于雷达尔没能仔细观察一下这个与地球及其相似的星球。真是该死,雷达尔心中咒骂,只得把这颗行星在报告中标为三等对象,“只能等下次有机会时看看了”,他想,“但这的确可能是一颗宜居行星。”

宜居行星,或者叫做类地宜居行星,顾名思义,就是适于人类生存的行星,它必须满足非常多苛刻的条件才能真正支持人类在它上面发展文明,因此,尽管UNSF(联合国太空舰队)和MIFF(殖民部探测舰队)已经搜寻了地球方圆2万光年的空域,但至今仍然只找到九颗宜居行星,而发现最后一颗宜居行星,也已经是一个多世纪以前的事情了,在这一个多世纪中,人类文明的确得到了很大的进步,能源不断更新,资源的转换也成为可能,全部星际网络都建立了起来,但是这些都抵不过由这些发展而带来的巨大人口压力,于是,为了争夺资源,人类进行了一场血腥的内战,看起来1789年年少的马尔萨斯竟说出了一条永恒真理: 只有灾难和罪恶能够限制人口的过度增长。内战打了7年之后,终于以安卡阿星上的将军们所支持的正统联合国当局获胜而告终,而似乎联合国的官员们从这场内战中学到了一件真理,那就是如果不能遏制人口压力,那就要创造更多空间和资源,所以,寻找一颗新的殖民星球, 就成为了不止所有殖民部雇员,而是所有联合国人员的终极目标。对于整天在地球联合国议会大厦里争吵不休的立法者们来说,找到了宜居行星,就意味着联合国目前面临的所有经济和社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遥远的殖民地的叛乱会立刻平息,资源匮乏,人口膨胀,经济萧条等等的问题,都会因为人类又一次能够在像以前在地球上一样生活的喜悦而破碎、消失。虽然这只意味着人类巨大的人口压力能够暂时转移一会,但是寻找更多的殖民星球的确是人类文明目前发展的唯一途径,而对雷达尔来说,他并不怎么关心人类的命运,他更关心的是:地球。

阿·雷达尔出生于凤凰座火鸟六星,也就是安卡阿星上。“要塞行星”,“联合国之剑”,“城堡”,“铁星”,这些都是这颗传奇之星的民间称呼,80%以上的UNSF,UNSM(联合国太空陆战队),UNTA(联合国多地形地面部队)和BIT(军事情报局)人员驻扎在这里的各种军事设施之中。安卡阿星方圆0.35光年都建筑着各种太空补给站和船坞,“蜂鸟”式小型无人机成群的四处巡逻,巨大无比的“夸父”式巡航星舰和“女娲”式航空母舰缓缓的游弋在各个战斗星站之间,而在其他星域都难以见到的“火鸟”式战斗机和“烽火”式轰炸机都以中队为单位在这里每天六次的到处巡逻,每一个月就会举行一次规模庞大的实弹演习,几万公里远的光子弹和核弹爆炸的声音响彻安卡阿星的天际,如同惊雷一般,但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小雷阿尔却没有像众人期待的那样,成为他那人人敬佩的英雄父亲的接班人,架上“火鸟”战机去平定叛乱,他迷上了历史,尤其是古老的地球历史。

老雷达尔当时作为火鸟二队中队长,常年在外出勤,因此和儿子的关系比较疏远,这也让老雷达尔感到很愧疚,为了弥补不在家人身边的缺憾,他经常不看价钱的给儿子买他喜欢的东西,但是,当他听说儿子要当一个历史学家的时候,他暴跳如雷了,在他心里,早就给儿子划定了人生轨迹, 那就是和他一样,成为一名UNSF的战斗飞行员。然而不论老雷达尔做什么或者说什么,对于一个正在青春期的少年来说,别人说不能做的事情,往往会迅速成为他最想做的事情。在和父亲大吵一架后,雷达尔从家里拿了一些钱,偷偷登上了一艘前往地球的飞船。

从“城堡”到地球相距28光年,由于当年还没有FTL技术(超光速旅行),雷达尔在船上沉睡了30年后才抵达地球南极,踏出登录仓后,雷达尔倒抽了一口冷气:天空是一片黑灰色的气体,时不时飘过绿色或是红色的雷云,登录场地面的工作人员全部穿着太空服,地上铺满了棕色的雪,有时候还会从天上掉下一大块雪球,砸在地上四分五裂,更奇怪的是,远方的海竟然没有一丝波浪。这就是历史书上写的,发生过无数奇迹的人类发源地么,雷达尔出发的时候,才刚看过了地球的视频资料,天依然是蓝色的,而海洋依然澎湃着波涛,他就是为了看到这些才来地球的,然而怎么会这样?他发狂一样抓住身边的人的肩膀问道:“这是地球么?飞船是不是偏离航线了,这不是地球!”身边的人悲哀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在咱们旅行的时候,世界发生了战争···”

“叮,Underground Level 1”,太空电梯清脆的响声将雷达尔从回忆中唤回了显示世界。“该死”雷达尔想着,走出了电梯,殖民部的通道列车已经等在出口,他坐了进去,“希望别丢掉这该死的工作”他想。

分享该内容

PinIt
submit to reddit

说点什么

您将是第一位评论人!

提醒
avatar
Top